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> 德育之窗 > 海洋环保 > 正文内容

唱响铁路高质量发展最强音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18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他们,是为重载铁路填补技术空白的火车司机,是为高速铁路“体检把关”的研发人员,是让高原铁路再续辉煌的质检女工……在中国铁路不断创造世界纪录的征程上,他们不负韶华,砥砺前行,唱响铁路高质量发展的最强音。

  
 

   精准操纵重载列车,填补技术空白大秦铁路,煤炭运输大动脉,为全国六大电网、五大发电集团、上万家工矿企业和十几个省市提供生产生活用煤。 太原局集团公司湖东机务段重载司机景生启,就是在这条铁路上不断创造纪录的人。 大秦铁路的运输主力是两万吨重载列车。

  
 

   这种列车由2台机车牵引,210节车厢长达公里。

  
 

   经过大坡道时,列车首尾高低落差相当于10层楼的高度。

  
 

   怎么开这种车,国内外都没有可借鉴的经验。

  
 

   开行初期,行至下坡,司机经常先停车再启动,一停一启至少要耽误6分钟,堵得后续列车也跟着停车。 景生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  
 

   他一遍遍试车,重新绘制受力分析图,计算缓解时间点,寻找调速手柄的最佳级位,终于总结出《2万吨精准操纵法》,还手把手带出89名司机,不仅让大秦铁路大坡道停车重启彻底成为历史,还填补了世界重载列车操纵技术标准的空白。 2014年4月2日,中国首列编组320辆、总长近4公里、牵引总重31500吨的重载试验列车成功试车,又创造了世界重载铁路领域的新纪录。

  
 

   喝彩声响起,试车司机景生启只说了一句,“重载铁路给了我广阔的舞台,如果国家有需要,开行4万吨、5万吨重载列车,我还会请战去试第一把!”解决“毫米”难题,形成工艺标准体系在中国高铁摇篮之一的中车四方股份公司,钳工首席技师郭锐可谓高铁转向架的大百科。

  
 

   从“和谐号”到“复兴号”,13种型号25种转向架装配的每道工序,都烙在郭锐脑中。 为了打造纯中国血统的“复兴号”,核心部件转向架采用了全新的分体式轴箱设计,轴箱内孔公差必须控制在毫米以内。

  
 

   可试制初期,装配就是不达标。 凭借18年的工作经验,郭锐带领团队设计了90种装配方案,经过上千次的反复验证,终于找出了最佳装配方案。

  
 

   验证成功后,郭锐手套还没来得及摘,手就被设计人员紧紧握住,“咱们自己研制的轴箱终于干成了!郭大师,你又立功了!”“复兴号”有50多万个零部件,类似于“毫米”的难题数不胜数。

  
 

   为了将装配工艺固化为作业规范,郭锐带领团队共编制了220份作业要领书,被同事们誉为“复兴号”转向架组装的必备“宝典”,更形成了中国高铁工艺标准体系。

  
 

   为了让更多的动车组上线运行,郭锐带领团队改进工艺和装备,使企业转向架产能提高近3倍,研发成果还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授权。 前些天,一名外国专家时隔多年来访,看到新设计的工艺装备和装配方法后非常惊讶,忍不住掏出手机询问是否可以拍照学习。

  
 

   这让郭锐不禁感慨,“只有将关键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,腰杆才会挺得更直!”中国铁路提速有多快,列车检测技术的攻关就要有多快!上海局集团公司科研所机辆技术研究室主任朱挺,就是一名与铁路创新竞速的人。

  
 

   中国铁路大提速,铁路电气化改造密集展开,他带领队伍填补非接触式检测技术的国内空白,光实验数据就记录了8万多条;他们形成的《驼峰技术改造方案》和《特种车辆安全溜放作业办法》,让特种车辆驻站时间平均缩短50%,编组效率提高了%,仅上海局集团公司每年就可节支创效上亿元,为全路编组站特种车辆驼峰溜放作业提供了有效解决方案。 中国高铁实现零的突破,朱挺又着手研制高铁“万能”巡检车。

  
 

   当时,国内既有的高速动检车,仅能对线路进行数据量的检测,最高检测速度仅80公里。 朱挺带领团队忘我工作,有一阵子,团队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,6人中有5人先后累病。

  
 

   大家白天一起干活,晚上一块儿打点滴。 2018年12月,国内首列时速160公里电传动多专业综合巡检车上线。 这列“流动医院”,实现了沿线工务、电务、供电设备结构状态的可视化巡检,甚至连接触网上直径10毫米螺栓的螺纹都能拍清楚。

  
 

   朱挺出名了,高薪橄榄枝不断抛来,可他全部婉拒,“我还将带领团队不断探索,用更多的科技成果为中国铁路高质量发展增光添彩!”坚守最苦最累岗位,安全提钩120多万次京广、陇海两大铁路干线的交会处——郑州北站,每天万辆车辆在这里分解、编组,再开往全国各地。

  
 

   驼峰连结员陈林要做的工作是,紧跟时速10公里的调车车列,在三四秒内,摘开连接车辆的车钩,使车组分离并溜向预定的股道。

  
 

   驼峰连结员是铁路上最苦最累的岗位之一。 每次上班,陈林都需要工作12个小时,解体车辆2000多辆,摘车钩1000多次,奔跑行走20多公里,将近半个马拉松。 而且无论天气多恶劣,都不能少跑一步、少看一眼。 2017年8月的一天,编组场股道间的气温高达四五十摄氏度,陈林解体货车第九钩时,发现车辆溜放速度较慢,便马上查看关键部位,并叫停后续溜放作业。 停车指令刚落,“问题车”就停在了严禁停车的部位,如果再晚两秒钟,极有可能造成追尾脱线的安全事故。

  
 

   入职以来,陈林已安全提钩120多万次,解体车辆近300万辆,始终做到无违章、无违纪、无差错,防止大小事故11起。

  
 

   2018年,一部《无敌解钩手》的微电影让他成了网红,陈林却谦逊地说,“大家对普通连结员的关注,其实是对中国铁路的点赞。 我愿意在奔跑中继续贡献力量!”433公里的拉林铁路,川藏铁路藏区起始段,有一支3万人的建设大军,其中女工不足300人,中国铁建十一局桥梁公司拉林段质检女工班班长崔欣,就是其中一员。

  
 

   崔欣所在的质检女工班共4人,承担了拉林铁路全线近45万根轨枕的质量检测任务。

  
 

   每根轨枕有70多个检测点,最精细的检测点误差要求控制在毫米以内,不能有任何的瑕疵。 两年来,女工班提供的有效检测数据就达数千页。

  
 

   为了不让一根不合格的轨枕上“天路”,崔欣勤学苦练、潜心钻研,每一个检测点都要眼看、手摸、卡尺量。 长久的磨砺,不仅让她练就了“火眼金睛”,成了轨枕质量的“守护女神”,还给她的脸印上了“高原红”,把她的手磨成了“铁砂掌”。 可崔欣和小姐妹们不在乎,她们只有一个愿望,“把川藏铁路建成精品工程,经得起历史检验!”(责编:王醒、杜燕飞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